“我的天,那小妮子凶得很,看不出哪!”被古霞插了一刀的大汉捂着大腿的伤口:“流了好多血,要不去医院看看……”

  “我说你是不是猪?”另外一个同伴大叫一声:“我们刚才在做什么?!你还敢去医院?你想被人一窝端吗?!”

  “但是,”大汉看着自己的伤口,有点后悔的样子:“我怕伤口会感染,小妮子的刀上不知道有什么,我总觉得伤口不太对劲。”

  “是不对劲,所以我要把你的腿废了。”

  阴暗处,一把平淡得听不出任何感情的少年声音传出,吓了几个人一跳。

  “你,你是谁?在那装神弄鬼的干什么,给爷出来!”

  “好!”

  短促的声音响起,大汉只觉得眼前一花,随即大腿一凉,鲜血淋漓——他还未来得及尖叫,嘴已经被死死盖住!

  然后,他的两个同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倒在地上。

  “将他们三个抬走,不要留一丝痕迹。”

  “是,影大人!”

  不到十分钟,易云睿已经坐在了她旁边,然后服务员端来了咖啡。

  “我想这杯咖啡来得挺及时啊。”夏凝将鲜奶往丈夫那边推了推:“如你所说,聂柔刚才给了我电话,我没有接。”

  “乖,”易云睿没有给咖啡加奶,端起喝了一口:“聂柔刚才在统帅部,是来找c区合作的。”

  “又合作?”夏凝动了动嘴,话到嘴边没问出来,这是机密,她不能知道。

  “我不会跟她合作。这段时间我休假,在家陪你。”

  “啊?”夏凝一脸错愕:“又休假?”

  “嗯,当了这么久的兵,攒着的假期一起休了。怎么样,高兴不?”

  夏凝诧异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:“你是为了躲避聂柔才这样做的吗?”

  “一方面是这样,另外一方面,我感觉有些累了,想陪你。”

  夏凝抿了抿唇,她有话想说,但像被什么堵着了般说不出来。丈夫休假事情肯定不像表面那样简单。这里面涉及很多原因,但丈夫不一样会老实的告诉她。

  还是先缓一会,等有机会她再问:“既然累了,那就在家休息吧。我想一想,今天去哪玩?”

  “你想去哪,我都陪你。从今天,现在这一刻开始。”

  夏凝看着丈夫,心里萦绕着一抹滋味,她往自己咖啡杯里加了牛奶,拿起勺子轻轻的搅动着:“明天,我想回去一个地方。”

  “哪里?”

  “学校,我以前的学校。”

  “明天吗?”易云睿想了想:“好,我安排一下。”

  “明天师生都放假,学校里没有人的。不要刻意安排些什么。”

  “嗯,老公知道。你这趟回去,不会有人打扰你。你放心吧。”

  夏凝闪过一抹惊讶,不愧是她最爱的人,她心里想什么,他一下子就猜到了。

  倒是她

  ,好像永远也猜不透丈夫真正的想法,她只知道,丈夫很爱很爱,很爱她。

  天气很好,夏凝十分享受这趟旅程,一路都很开心,半眯着眼睛享受着阳光,直到发现路边的风景越来越熟悉,她才睁大眼睛。

  “老公。”夏凝转眸看向易云睿,语气惊诧。

  易云睿冲她挑挑眉:“老公在。”

  夏凝于是不再说话,只是看着眼前的街道,心里感慨万千。这一片是她长大的地方,尽管城市变迁,道路格局等已经有所改变,但她不会记错……只是,曾经以为永远不会遗忘的过往,现在瞧着竟依旧模糊,这才明白任何记忆都会在时光的浸染下褪色。

  等车子停下时,夏凝发现易云睿带她到了昔日的母校,有朗朗读书声伴随着旧日的气息涌入脑海。

  夏凝抬脚,慢慢学校的操场,靠近教学楼。

  今日是周末,整个学校里空空荡荡,教学楼里自然也是一片冷清,不过教师门都敞开着,隐隐还飘散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。

  这几年,夏凝匿名给母校捐了不少的钱,学校也扩大了面积,新增两栋教学楼,教学设备也比以前要好许多,处处可见多媒体教学的痕迹。

  不过当年夏凝就读的教学楼还在,只是有些破旧,看起来已经被当成仓库使用了。

  夏凝熟门熟路地走上二楼,停在某间教室外,显然易云睿也知道她曾在这里上学,毕竟其他地方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盛世婚宠:易少的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职法师只为原作者冰公主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公主并收藏盛世婚宠:易少的娇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