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本赵家能跟左丞相分庭抗礼,但现在赵家出了那等事,往后朝局如何还未可知。哪怕赵家不会因为这些事被满门抄斩,但也要元气大伤,毕竟残杀无辜良民是大忌。

  尤其今年的京城又与往年有异,科考在即,适逢幼帝登基大开恩科,而之前的皇帝夺嫡陨落了近半数的朝中官员。

  此时此刻,只要是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朝廷正在用人之际,用人自然要从科举中选取,尤其缺少的官员众多,不光是朝中的,就连地方上的官员也有无数空缺之位。

  更有些有点门路的人早就听说今年恩科将比往年宽松许多,毕竟科举门槛太高,也容易将一些平素有学问,却因为临场发挥不好,或者种种原因没发挥好而落榜的才子们拒之门外。

  还有今年恩科录取的人数将会比每年多出一倍有余,甚至有可能两倍。

  试题难度降低,录取人数激增,这对于想通过科举一途入仕的学子们可谓是天大的好消息,相当于独木桥一下子变成了阳关大道。

  因此还未到科考之时,已然有很多学子们齐赴京城了。

  而这些书生们还都未入仕,怀着一颗赤诚报国之心,京城各大酒楼茶肆经常有学子们开文会,而文会上除了斗诗作对相互讨论功课之外,他们最感兴趣的就是时政。

  且每逢科考都有策论,策论一般考的也多是时政,毕竟朝廷招贤纳士不是只为了招一些空有满腹经纶,整日只会吟诗作画舞风弄月的书生,朝廷需要的是能为国出力的臣子。

  而学子们十年寒窗苦读,为的也是有朝一日能为朝廷社稷,为黎民百姓出力,因此对于时政也异常关心。

  当下最令学子们热议的无非就是赵家,缘由依旧是为了那无辜枉死的近千名百姓,若是一般的权臣甚或者是皇亲国戚,还不至于令人如此大动肝火。

  关键赵家曾是大魏的守护神,而现在守护神屠刀调转,挥向了自己人的头上,前后反差过大,委实令人寒心。

  更有甚者说赵家势大,早已不服天朝管制,有谋反之心,所以才敢在京城大肆屠杀,如此张狂简直是在打皇室的脸。

  于是各个酒楼茶肆里时常能听到抨击赵家之声,偶尔有几个为赵家说话的,也都被其他忿忿的学子们口诛笔伐,甚至赶出去。

  这些书生虽然肩不能担担手不能提篮,一双手只能提起笔杆子,可这笔杆子有时却比刀枪更锋利。尤其文人最擅长煽动人心,因此整个形势对赵家更是大为不利。

  这也是赵九想瞒着陈果儿的原因。

  而赵九这会走在街上,接到了无数迎面而来的百姓们的白眼,若非忌惮他大魏战神的赫赫威名,以及身后跟着的一行近卫,说不定烂菜叶子臭鸡蛋已经招呼过去了。

  饶是如此,百姓们不善的眼神也频频身寸过来。

  看的六子等人怒火中烧,这些愚民,当真愚不可及,若非碍于九爷不准他们妄动,早就杀一儆百了。

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拐个王爷去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职法师只为原作者花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花并收藏拐个王爷去种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