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民绅士认为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,他针对的是文艺这个乱点鸳鸯谱的“惯犯”,而不是对妹妹的闺蜜有什么意见。

  事实上,文学一直非常感激这个在自己回国之后,出现在妹妹生命里的首席闺蜜。

  没有人比文学更了解文艺这个生活自理能力约等于零的萝魔女孩。

  除了说话会撒娇,走路都会摔跤,其他的事情,文艺基本上都没怎么亲力亲为过。

  第五夏看了一眼文学,她的脸上没有太过明显的表情,只有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睛,展露她内心此时真实的情绪。

  被一个男生如此温柔以待的感觉,有些神奇。

  第五夏从来都没有想过,一个男生可以从声音,再到语气,从笑容,再到动作,都如此的绅士和温柔。

  可是除了这些所有“老婆粉”都能看得出来的国民绅士的基本特质,第五夏还是在文学的让万千少女如沐春风笑容里面,感受到了一丝的勉强。

  世人眼中永远笑得人畜无害的国民绅士,在第五夏的最直接的感官里面,却是有些冷冰冰的。

  一个在无尽的黑暗中长大的女孩,对心灵的直觉,总会比那些在阳光底下长大的人,更为敏锐一些。

  曾经的生活有多么的黑暗,现在的眼光就有多么的锐利。

  文学是和文艺完全不同的一种人。

  这是第五夏对文学的第一印象。

  称不上好与坏。

  表里不一而已。

  这个世界上,又有几个人,能像文艺那样,活出最彻底、最真实的样子?

  第五夏对文学说了声谢谢,算是对国民绅士“协助”她上车的感谢。

  文学刚刚对丘比特地球唯一代表射箭技术的评价,没能引起第五夏太多的反应,却招惹得撒娇妖姬,瞬间就晴转多云了:“哥哥你讨厌了啦,人家哪里会是小代表啦?”

  文艺很快就找到了问题的“关键”,并用实际行动予以回击。

  萝魔女孩非常认真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身姿,本就婀娜的曲线,瞬间展现到了极致。

  “哥哥先帮你把车门打开,不要在路上站着。”文学用同样绅士的动作,帮文艺拉开了另一侧的车门。

  文学的绅士,是全方位无死角的。

  “文小学你明明就才大人家五分钟,就真的以为自己是哥哥了?”当萝莉的脸庞,压不住文艺那颗“大哥”的心的时候,文学就必须要自动降格为文小学。

  “嗯,大一分钟,也是哥哥。”

  文学是带了司机来接机的。

  但保护妹妹上车这样的事情,文学从来都不假手他人。

  “才不是酱紫的,你没听说双胞胎先出生的那一个,其实是比较小的那个的咩?”文艺对文学表达不满。

  表达的方式是,更高级别的撒娇。

  “没听说过,但艺艺说的,一定是真理。”让着妹妹,宠着妹妹,围着妹妹,顺着妹妹的人生四大准则,文学在任何时候,都不会偷工减料。

  “算你还有那么一丢丢的明事理!”文艺心满意足地上了加长版慕尚的后排座位,恨不得把中央隔断一类阻挡全都拆了,整个人直接挂到第五夏的身上去。

  第五夏看着才分开两天,就热情过度的文艺,冷不防地说了一句特别有歧义的话:“坐好。谁都没你大。”

  “啊哟喂呀呀!我家夏夏什么时候转性了!有眼光的咧!”文艺进一步靠近第五夏,原本已经放下的后排座椅扶手被文艺三下五除二地给拨了上去。

  文艺用大拇指在第五夏的嘴上手动点了个赞,顺便配了一个飞吻的声音和动作。

  以撒娇妖姬的“小小”洁癖来说,这种程度的亲密,在第五夏这儿,也是独一份的。

  “啊夏夏我和你说哦,我哥哥文学,真的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了,错过了可就是一辈子了,你听丘比特地球唯一代表的话,准没错了啦。”文·丘比特·艺要是那么容易放弃,就不可能拿到地球唯一代理权了。

  “没谈过,二十多。”第五夏先指了一下自己,又指了一下文学,用最简单的语句,表达了最明确的拒绝。

  “啊,夏夏,你这是哪里的话了啦,我哥哥才没有交过二十多个女朋友,我之前就是假假的给我哥哥介绍介绍。丘比特的地球大~代表,都没有来到现场,是要怎么射箭箭啦?你可千万不要误会小艺艺,更加不要误会我家长身鹤立、年少多金,全宇宙最好的哥哥。”文艺把自己伪装成一朵花,手撑着下巴,对着第五夏疯狂的放电。

  第五夏不想再接丘比特的话题,于是拿了威士忌出来给文艺:“给你。”

  “你现在给我威士忌干嘛呀?等下见了面,可不有的是时间去折腾酒的事情呀?你先好好看看,看看这张国民绅士的脸,是不是惊天地、泣鬼神,一等一的帅?你看看是不是你未来老公的脸?多看一眼,就是多赚一笔。”

  “头顶。”第五夏和文艺坐在后座,文学坐在副驾驶,如果不是特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喜欢酒,更喜欢你的酒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职法师只为原作者飘荡墨尔本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飘荡墨尔本并收藏喜欢酒,更喜欢你的酒窝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