炼药室里,夏北小心地处理着一株金线毒水仙。

  这是他要炼制的毒药中,最关键的一种材料。虽然价格不贵,也很容易购买,但处理起来却是非常麻烦。

  第一步,是剥离金线。

  金线是一种寄生于毒水仙的毒虫,已然和水仙叶片融为一体。剥离的时候,既要剥得干净,又不能有丝毫的损伤,最是考验药师的处理手法和耐心。

  夏北的手在空中一抽,系统工具箱的一把蝉翼小刀自动出现在他的手中。他专心致志地用小刀沿着金线划开,修长的手指灵巧而稳定。

  一条条宛若蜈蚣般的金线,随着锋利的刀尖脱离叶片,如同卷曲的金色发丝一般落在托盘中。

  胭脂在一旁简直看入了迷。

  若非知道夏北学的是灵能生物动甲专业,她差点以为他是一名外科医生。那轻薄得近乎透明的小刀,在他的五指之间,就如同活过来了一般。

  胭脂见过很多药师处理材料,但像夏北这样宛若庖丁解牛一般赏心悦目的,还是第一次见。

  “你学了多久了?”胭脂问道。

  “这是系统的手法,多练就行了。有系统辅助的,就跟释放技能一样……”夏北笑道,“在现实世界里我可做不到。”

  “哦。”胭脂托着下巴,恍然大悟。可她还是觉得夏北的动作比其他药师的动作更好看。

  剥完金线,夏北开始第二步。他将毒水仙的根茎都切下来,榨出数十滴汁液,然后加入三种不同比例的药材,制作成中和液,再将金线浸泡其中。

  几分钟之后,一条条金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,毒性完全融入中和液中。

  夏北将金线用镊子夹出来,然后启动材料处理台的一个萃取法阵,将液体放入其中。法阵光芒闪烁,片刻之后,有些浑浊的金色汁液被吸入法阵中心,化作一个飞速选准的球体。

  数十秒之后,液体球中的毒性开始分化,阴毒和阳毒被区别开来,整颗球变成了一半黑一半白,就如同一个立体的太极图。

  等到萃取法阵停止,黑白两种毒液,经过引流槽,分别流入接纳的小瓶中。

  当最后一滴毒液滴下,夏北伸手拿起装着白色阳毒的小瓶,看着其中清亮的毒液,忽然有些失神,沉默了好长时间。

  “怎么了?”胭脂问道。

  她敏锐地察觉到夏北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对。

  “没什么。”夏北摇了摇头。这种材料的处理方式,是他从记忆碎片中获取的。而在此之前,银河天行界,从来没有人知道应该这么处理金线毒水仙,自然更没有人知道,这个小瓶里分离出来的阳毒,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。

  「你当年雄心壮志,没想到第一次出手,就在这么个东西面前栽了个跟斗吧?」夏北心里喃喃地对某个人道。

  收拾好心情,夏北再次搜索脑海中的记忆碎片,确定所有的材料和配方的要求都一模一样之后,将其一一放进了炼药炉的法阵中。

  “我在外面等你。”胭脂说着,退出了炼药室。她知道,这是炼药的关键时刻,夏北不能受到任何的干扰。

  “嗯。”夏北应道。

  炼药室的门关上,房间里静悄悄的。随着最后一种材料的放入,炼丹炉四周巨大的阴阳鱼法阵,流光四溢。

  法阵是由虚空中一条条交织的光线组成的,所有的材料,就悬浮在这光线之中。

  夏北伸手一引,释放药师的【灵火】技能,一点灵火落入炼丹炉中。

  烈火猛地燃烧起来。

  同时,四周法阵开始旋转,幻化出一个个如同字符,又如同图案般的神秘符号。在旋转一周之后,整个法阵猛然一收,带着虚空中悬浮的材料,没入炼丹炉中。

  炉鼎之上,冒出红黄青蓝四种不同颜色的火焰。同时,这四道火焰分别透射出四道光芒,交织成一个法阵,笼罩在夏北的身上。

  这就是炉鼎的控制阵基了。

  夏北立于阵基中,释放药师的【控火】技能。顷刻间,四种火焰有三种都黯淡下来,就只剩下红色的火焰陡然上窜,熊熊燃烧。

  在整个炼丹的过程中,如何控制这四种火焰的比例,保持丹炉内的药剂在不同阶段融合的温度,就是成丹的关键,也最为考验药师的功力。

  不过技能可以练,对于大部分药师来说,最大的难点,在于火候的掌握。不同的丹药,不同的材料,不同的炼制手法,对于火候的掌握都不一样。各种变化会充斥整个炼丹过程,稍有不注意,就会导致炼丹失败。

  因此,丹药配方只是炼丹的一部分。炼丹的手法和技巧同样很关键。很多丹药哪怕知道了配方,若是不能掌握手法和技巧,也炼不出来。

  对于大部分药师来说,这是难点。为此,他们必须一次又一次地在炼丹室重复,以便摸索出手法技巧。只有掌握越多的配方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天行战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职法师只为原作者七十二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十二编并收藏天行战记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