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还有,在他踏进驿馆之前决不能让他出任何事,一旦赵乾的人冲进来,你们就不用管了。”杜录木阴沉道。

  穆德疑惑的看着杜录木,既然让提鲁多出去,又为什么要遮遮掩掩的?

  想采买东西的话人手有的是,完全不需要提鲁出去,况且提鲁这人鲁莽不堪,很容易招惹是非。

  再有提鲁好歹也是他们金国的人,怎么赵乾的人进入驿馆却不用他们管了,难道就任由他们杀了提鲁?

  穆德满肚子疑惑却没有问出口,作为一个忠诚的家仆,除了绝对的忠诚之外,还要学会对于主子的话言听计从,就算不明白也不需要问出口,主子自然有主子的道理。

  杜录木的计策很快见了成效,翌日一早,提鲁前脚出离了驿馆,后脚赵九就得知了消息,重重的一拍桌案,“乌拉打,你还真敢出来,很好,很好。”

  一旁的六子等人上前一步,抬手抱拳,“九爷,属下这便去将那乌拉打的人头带回来。”

  说完就要带着人出去。

  “等等。”孔甲子突然叫住六子,同时看向一旁的赵九,“你觉不觉得不太对劲?”

  赵九看过去,眉眼间闪过一丝疑惑,继而眉头紧蹙,似乎也察觉到了有一点不对。

  孔甲子摇着折扇走过来,一直走到赵九跟前,却一言不发,在他前面来回踱步。

  看的六子几个蒙头转向,想说你有什么话就说,这么转来转去的有什么用?

  而赵九也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来。

  六子几个实在受不了他们这么打哑谜,这么多天了,乌拉打好不容易露面,说不定只出来一会,不趁着这机会将其斩杀,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。

  “九爷,咱们还等什么?”六子急的不行,上前一步道:“再晚了说不定那乌拉打又龟缩回去驿馆了。”

  其余几个近侍也都急忙道:“是啊九爷,机不可失。”

  赵九摆了摆手,“你们先退下。”

  六子几个急的不行,却又不敢多说什么,悻悻的退下去。

  屋子里只剩下赵九和孔甲子两人,这时候孔甲子也不来回溜圈了,站定在赵九跟前,“太快了,也太巧了对不对?”

  赵九颌首。

  昨日他才去了驿馆,今日乌拉打就公然出现在街上,若说其中没有诈,谁都不信。

  “只是他们为何如此?”赵九剑眉紧蹙,这是他想不通的地方。

  乌拉打之于金国乃是赵家一样的存在,等同于定海神针,若是他出了事,金国势必大乱。

  而对方现在诱敌一样,让人不得不防。

  孔甲子摇头,这也是他想不通的地方,“难道他们就不怕咱们除掉乌拉打?”

  孔甲子无意间的一句话却犹如醍醐灌顶,赵九灵机一动,大掌拍在桌上,“没错,或许他们就是想让咱们除掉乌拉打。”

  他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子吓了孔甲子一跳,像看精神病一样的看着赵九,“你在胡说些什么,这怎么可能,他们又不是疯了。”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拐个王爷去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职法师只为原作者花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花并收藏拐个王爷去种田最新章节